全国雪糕图鉴
2019-07-17 14:12 雪糕

全国雪糕图鉴

作者:刘峙奥

来源:有意思报告(ID:youyisi_cn)

据说在618第一个小时里,天猫生鲜大类销量TOP3里面有两个是雪糕品牌,总共卖出了140万根。

如今,雪糕不仅是冰镇饮料的代替品,更是能带来快乐和幸福感的神仙食品。

只是雪糕的种类也太多了吧!老牌雪糕长存,网红雪糕袭来,虽然小孩子才做选择,大人全都要,奈何肠胃不允许。

如何在有限的胃容量和账户余额下,选到最中意的雪糕,是每一个嗜冰党每日都要思考的终极难题。

1

今年,我被朋友圈种草了几十个网红雪糕

有网红脸、网红店、网红景点,当然也有网红雪糕,好不好吃不要紧,最重要的是吃过,才不会有被时代抛弃的感觉。

哪怕你眼里只有被排挤到角落里的巧乐兹,手还是要拐个弯,拿起价格翻倍的双黄蛋,然后……真香!

其实,奥雪公司的董事长王克志提出“咸蛋黄”这个想法时,当场就有人质疑,“在我们东北,咸蛋是一道菜。”

然而事实证明,这种创新设计非常成功,虽然前段时间被爆出菌落总数和大肠菌群超标,但是由于将甜咸党一网打尽,大家很快就接受了奥雪说冷链不合格导致菌落超标的解释,继续愉快地吃吃吃。

咸蛋黄的簇拥者虽众,但是远不及奶茶的追随者多,既然珍珠奶茶都能做成火锅锅底,做成雪糕就更容易了。一口咬下去,奶与茶的味道交相辉映,珍珠Q弹爽口,然而12.5元一根的价格还是让我陷入了为什么不直接买一杯奶茶的沉思。

如果说咸蛋黄和珍珠奶茶的跨界融合,脑洞开得还不够大的话,可爱多的香辣桑葚雪糕绝对惊掉你的下巴。

狂野的干辣椒,酸甜的桑葚酱,加上炭黑冰激凌,《中华小当家》都不敢演的设定,可爱多竟然实现了。不知道味道会不会和火锅配椰子灰雪糕差不多,胆子大的可以试一下,反正我先溜了。

雪糕造型重要,雪糕棍的造型也重要。

钟薛高,不仅雪糕造型为瓦片形状,而且每根雪糕棍上都“藏着”一句话,吃完后,才能看到这句刻在雪糕棍上的文字。

集合了中国风、彩蛋、零添加等多种网红因素,钟薛高想不火确实难。只是瓦片造型虽好,但脑洞开得还是不够大。

对于铲屎党来说,有什么比狗子咬坏了充电器、卫生纸、皮沙发后吃一盒“狗一只”更解气的办法吗?一勺子下去铲掉半个头,还必须让狗子看着,才能疏解心头之恨。

造型党走逗比路线的还是少数,在颜值社会,网红凭的还是发朋友圈的能力,果堡的蜜桃雪芭就是你最佳的选择。慵懒地坐在宜家的沙发上,品尝桃子里的冰激凌,哪怕需要33元的巨款,照片够美,也值了。

如果造型不够出位,还可以试一试营销界的万能法则——脑洞不够,情怀来凑。

大白兔作为一个最具情怀和回忆的大IP,展览、香水、甜筒都搞得那么如火如荼,雪糕当然也不会差。只是奶白兔的厂家并不是上海的冠生园,而是宁波山寨版的冠生园,味道抄不到精髓,最多和5毛一根的小布丁打个平手,价格却是小布丁的16倍。

话说,在雪糕价格水涨船高的现在,像小布丁这样几十年如一日坚守价格的良心雪糕不多了。从前车马很慢,物价很低,一根雪糕才5毛钱。

虽然这届网红雪糕,从从包装、产品设计、口味丰富度都完成了消费升级,但是让消费者肯花几十块的价格购买,拼的还是话题度。只要话题够强,利用短视频平台、社区、网红带货等方式就能很快实现引流。

只是单靠这种方式出名,竞争将无比惨烈,每个月都有新产品爆红,每个月也会有旧产品被遗忘。想要从网红变成经典,保证产品的品质才是硬道理。

虽然奥雪把检测不合格的锅推到了冷链上,但冷链本身就是雪糕最重要的核心竞争力。伊利和蒙牛雪糕能够长盛不衰,靠得就是其强大的冷链能力。

2

雪糕界从来都不缺网红

当年还在读小学的90后,对奶茶的印象只有优乐美,对雪糕的记忆却填满了整个夏天。

那时,雪糕厂商虽然不懂什么叫互联网营销,但是还是把90后口袋里每周十元的零花钱算计得明明白白。

对于一天只被允许吃一次雪糕的90后来说,雪糕的第一核心竞争力就是料足。

为什么四个圈在巧乐兹家族里毫无存在感,关键就在于少了巧克力豆;为什么四个圈也干不过火炬?因为同样是脆皮巧克力,你少了甜筒却比火炬贵。

料足的前提下,口味还得多。在巧乐力、香草、草莓三足鼎立的时代,三色杯绝对是每个孩子心中的白月光,有人喜欢吃完一种再“临幸”下一种,而我更喜欢“雨露均沾”,一口一个味。

不能三者兼得,2种也不是不可以,比如红极一时的随变,用料一点也不随便。一口下去同时获得香草和巧克力双倍的满足,软脆相间,人生都变成了巧克力味的。

气温飙到30度,还可以选择红豆夹心的绿色心情,甜甜的红豆沙配上爽口的绿豆冰,下火效果杠杠的。

但是真到了汗流浃背的三伏天,啥奶味都不好使,零花钱多的买冰工厂,从山楂到菠萝各种水果味任你挑,零花钱少的吃老冰棍、纯冰糖,解热就够了。

在竞争激烈的雪糕市场,一个理念超群的雪糕产品经理还懂得社交功能的重要性。

还没放暑假的六月初,考验两个人友谊的方式,不是你吃到一款好吃的雪糕后是否安利给我,而是你是否愿意把你的雪糕分给我。

买一袋双棒,你将收获一个亲姐妹,买一袋小矮人,你就会有整个姐妹团。

那时虽然还没有塑料姐妹之说,你没有雪糕,我可以分给你,但是你的雪糕比我的好绝对不行。

在90后的童年记忆里,巧乐兹如果是Coach,和路雪就是妥妥的LV。作为1993年才进入中国的英国雪糕品牌,从开始就走着高端路线。

在个税起征点800元的时代,谁买了一个奶昔杯、可爱多,他就是整条gai上最幸福的仔;谁竟然吃了一根梦龙,那他肯定是家有桑塔纳的富二代;谁独具慧眼挑中了绿舌头,那简直就是最懂雪糕的极品老饕。

3

雪糕也有自己的版图

小时候,我以为全国所有小朋友快乐的源泉都来自遥远的呼和浩特。

伊利和蒙牛两大巨擘互抄得不亦乐乎,你方推出一个小布丁,我方也来一个小布丁,我家搞一个绿色心情,你就立马造成个伊利心情。

双方你来我往,不仅在电视台上狂轰乱炸,而且还时不时地给小卖部送冰柜,牢牢把控全国大部分地区的雪糕份额。

然而长大了才发现,其实每个地区的小朋友都有自己的心头好,伊利和蒙牛挤占了中部地区的大部分市场,却没有搞定自己旁边的东北大哥。

在两大巨头的夹缝中,辽宁的中街冰点硬是抢占了一席之地。不仅有一元三个的糯米糍,五毛一根的老冰棍,还有卡布奇诺、朗姆、酸奶、芝士、抹茶、榴莲口味的任君挑选。东北人实诚,不搞那花里胡哨的造型,不打那么多广告,好吃就完了。

东北不仅有可以在超市、小卖部与蒙牛伊利一决雌雄的中街,更有在商场步行街能和哈根达斯一较高低的马迭尔。

一般商场、步行街的雪糕都有一个更洋气的名字叫冰激凌,大多是用勺子挖出的圆球,讲求新鲜精致,只有马迭尔倔强地与雪糕棍站在一起,拿起来直接开咬就完事,拿小勺子吃矫情。

遥远的上海同样也有自己的选择。

1951年,一位毕业于上海交大的工程师四处奔走,注册了新中国的第一个冷饮品牌——光明。

那时还没有小红书,这位工程师亲自带领工人们走街串巷宣传,光明牌“小冰砖”最终风靡一时,精致的上海人用它浇雪碧,据说是麦乐酷的最早雏形。

光明不仅奶味雪糕做得口感细腻,回味绵长,棒冰做得也独树一帜,领先双黄蛋60年开发出了甜咸味的盐水棒冰。在炎热的黄浦江畔,只需一根棒冰,瞬间就爽了。

如果说在上海,雪糕是三国纷争,那在广州就是一家独大了,既不是伊利也不是蒙牛,而是五羊。

对一年四季都生活在夏天的岭南人来说,命都是空调和五羊给的。

红绿灯、飞鱼脆皮、蛋奶批、香芋甜筒、红豆批……别的雪糕有的口味,五羊都有;双皮奶味、荔枝味、芝士乌龙茶味,别的雪糕没有的口味,五羊也有。以至于它成了好多广东仔打死也要留在广东的原因,因为出了这里,就再也食不到这么好食的雪糕了。

其实和网红雪糕一样,本地雪糕一点也不差,只是败在了冷链上。随着冷链物流的发展,雪糕终于打破了几十年来的地域限制,从线下延伸至线上,开始在电商平台兴起,销量一路飙升。

据龙品锡中国冰淇淋市场研究中心统计,2018年,中国冰淇淋(雪糕)市场的总量达1239.37亿元,产销量高达506.42万吨,前瞻产业研究院曾分析,预计到2021年,中国冰淇淋(雪糕)市场规模有望超过1600亿元。

2012与2017年,中国冰淇淋销售渠道的变化 图片来源Mintel

雪糕一直在变,但人们对味蕾的追求不会变。只要足够好吃、好看、好玩,我们的胃永远保持开放、包容的态度。

有意思报告
文章评价
匿名用户
发布